一家四代做乡医,沂蒙精神永传承
发布时间:2017-8-28 10:25:06

我叫张德庆,是来自沂蒙山革命根据地、“红嫂”故里、临沂市沂水县沂蒙风情小镇院东头的一名乡村医生。我们一家四代行医,至今已七十多年。

我的爷爷在战争年代就是一名战地卫生员,参加过解放沂水城、莱芜战役、兖州战役等十几次大大小小的战斗,在目睹了许多流血牺牲的场面后,他决心学习医学,凭自己的双手救死扶伤,为病人伤者解除痛苦。但受当时条件所限,爷爷选择了中医,他系统地学习了中医理论,并四处奔波取经,掌握了许多治疗疑难病症的民间偏方。战争结束后他回到家乡参加了工作,繁忙的工作之余,他还常年免费为周围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治病送药,成为大山里最受欢迎的人。但在那个年代,老区群众的生活都非常艰难,有了病也不舍得花钱去治疗,我爷爷便专注于中草药的偏方研究,这样不用花一分钱,就能用自己采的中草药为百姓治好病了。我爷爷还自己研究发明了治疗烧伤、烫伤、面部瘫痪病的药方,效果也非常好。

后来我父亲又干起了赤脚医生,但那时没有专门的卫生室,也没有一分钱的拨款,只是上级发给了一个听诊器、一支体温表、一瓶紫药水、几片阿司匹林,父亲就把它们装在一个自制的药箱里,背着它们,利用爷爷传给他的那些中医知识为乡亲们把脉问诊。我父亲也是一个爱搞中草药研究的人,并曾在解放军146医院专家的指导下义务帮村里办了一个中药制剂厂,生产出来的药剂供很多大医院使用。父亲因此当选为县人大代表,还被授予临沂地区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。

九十年代我从卫校毕业,又进入大医院进修了两年,那时候懂医的人才还比较紧缺,凭着这些资历,我很容易就在县城找到了一份工作。终于走出了大山,来到了城里,幸福美好的生活似乎已经展现在了我的面前。我兴冲冲地跑回家报喜,可父亲沉默了一会儿,就忧心忡忡地跟我商量:“我和你爷爷都擅长中医,这些年我们也攒了不少民间偏方,要是你不回来,我们传给谁啊?再说我现在老了,干不动了,更跟不上时代发展了,你还是回来,用你学到的知识为这里的乡亲服务吧。”

我真的有些不甘心,可看到爷爷和父亲那期望的眼神,我还是点了点头,做了张家的第三代乡医,而且这一干,就是二十多年。

爷爷和父亲就是我的榜样,我也始终把乡亲们当成自己的亲人。二十多年来,我干得无怨无悔。一开始我的卫生室在曲家洞子村,两间破平房,四面透风,条件非常简陋。我所管辖的三个村庄,方圆十几公里,多是山路,很多地方连摩托车都无法行驶,每次出诊,我都要走很远的山路。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累,能为乡亲们解除身体的病痛,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
做人要讲人品,行医要重医德。我始终牢记爷爷和父亲的教诲,爷爷常嘱咐我:“给人治病可别坑人。乡里乡亲的,能让少花钱的就少花钱,治不了的别拖延,帮着人家找找大医院的医生。”

那是1997年,我们村一个17岁的男孩在帮家里挖储存生姜的山洞时突然感觉腰疼,后来腰疼越来越厉害,竟然不能走路,连学都不能上了。家里人带着他跑遍了省、市、县的很多医院,花了三万多块钱,光CT片子就做了厚厚的一大摞,却都没查出病因。这期间我也带他去过青岛,那个年代还没有出租车,从车站到医院要走很远的路,我和孩子的父亲俩人轮流背着他。我的个子比较矮,力气也不大,可为了能让孩子尽早找到好医生,我就咬着牙坚持着。只是那次我们还是无功而返,一个多月的治疗没有任何好转。回家后孩子的意志非常消沉,有一次我去看他,他悄悄问我:“哥,我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完了?要是真治不好,我也不花钱,不拖累家里了。”我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难受,他才十七,以后的路还很长,我不能放弃对他的治疗。我一边利用自己的中医知识为他缓解疼痛,一边继续为他打听治疗方法,最后终于又打听到山东脊柱研究所有个胡教授是治疗腰疼病的专家,我马上带着孩子去找了胡教授,他通过检查知道孩子得的是脊柱结核,如果不及时治疗就可能会截瘫,在他的指导治疗下,孩子的病只用一年半时间就完全好了,后来考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,现在他逢年过节就来看我,还时常对他的孩子说,没有我就没有他的今天。

有一次,我们卫生室来了一位八十多岁的偏瘫的老人,拉肚子好几天了一直不好,我检查了一下,觉得问题不大,就只给他们开了23元钱的药。闲聊中我又得知骑三轮车带老人来看病,对老人体贴入微的并不是老人的女儿,而是他的儿媳妇,并且她已经伺候老人十多年了,因为感动于她的孝心,我便分文没收。那个老人就拉着我的手,一个劲儿地说:“好人啊,好人。”去年秋天我就收到了一个非常贵重的礼物,一个十多斤重的大南瓜。是一位八十岁的小脚老太太走了七八里山路,用肩扛着给我送来的。她说,我上门给她看病,给她免费送药,她没钱买礼物送给我,就从春天开始种下了一些南瓜,她扛来的这个,就是结出来的第一个最大的瓜。看着老人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,我又心疼又感动,我觉得这是我得到的最贵重的礼物。

这,就是沂蒙山区的父老乡亲,这,就是我淳朴的亲人们。面对着他们,我怎么不更加感恩,怎能不更加任劳任怨。

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百姓,在二十多年的实践工作中,我还总结出了全生命周期的十个精准与实事求是的行医宗旨。这十个精准即精准宣教、精准建档、精准孕育、精准预防、精准分级、精准诊断、精准用药、精准护理、精准保健和精准终怀。我以身作则,严格按照这十个精准实事求是地去做。

我给人看病有一个特点,就是不喜欢给别人开药方,遇到情况不太严重的病人,就尽量利用爷爷和父亲传给我的偏方,或者我自己收集研究的偏方让他们用食疗的方法治疗,或者只给他们开一些草药。但有些病人喜欢自己来买指定的药,每次我总是要问清楚是什么病,为什么要买那种药等,如果我觉得他们买的药与所得的病症不太符合,就会劝他们改药。有时病人主动来要求打吊瓶,我也极力为他们讲解过多输液会给身体造成一定损害等知识。一开始也有很多人不理解,认为我傻,多卖药,多输液,有钱赚为什么不去做呢?可是我觉得,虽然我的做法减少了我的收入,但我会感到心安。

在这里我还想起去年冬天的一件事,有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因为生病怎么也治不好了,听人介绍了我后,就专门开着一辆豪华的轿车从县城来找我,问明病情后我给他开了一百多块钱的药,他半信半疑地拿回家吃了,真的好了。今年春天他又感觉不太舒服,便又开着车来找我,我给开了四块钱的,他怀疑地说:“张大夫,你怎么才给我开四块钱的药?我不怕花钱,你看我开车一个来回趟得花多少油钱?别管花多少钱,你把我的病治好就行。”我笑着对他说:“放心吧,吃了这些药肯定就好了。”他临走时握着我的手说:“你就是咱老百姓的好医生。”

我的十个精准理念中还有一条“精准终怀”,就是对老年人的临终关怀。我觉得相对城市的老人来说,农村老人更贫苦一些,特别是那些孤寡老人,就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贫困,更有精神上的寂寞。于是逢年过节,我便带上家人到镇敬老院去看望那些老人,送过节礼品,为他们免费查体,送医送药。去年冬天我去村里给几位老人免费查体时,发现有的老人因为腰腿疼蹲不下,上厕所非常不方便,我就买了八个移动坐便器送给他们,其中有个老人感动地拉着我的手不放,一口一个:“真是好儿啊,真是俺那好儿啊。”我听了也感动得差点儿掉下泪来。

在大山里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感觉做得还很少,我庆幸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代,是国家的政策好,我作为一名新时代的乡村医生,我有着比父辈们更丰富的医学知识,更先进的医疗设备,更远大的理想。从2008年起,我就率先出资在村里建设了标准化卫生室,后来为了更方便服务群众,我把卫生室挪到了院东头镇驻地,利用上级的扶持资金和医疗设备扩大了卫生室的规模。现在我的卫生室有一百多个平方米,诊室、药房、治疗室等分区而立,卫生室内有二百多种基本药物,参保的村民只需拿着身份证,就可以减免一半的药费。我还始终如一的传承着爷爷、父亲的医德、医术,不断学习、宣传、总结、完善,并利用如今手机微信的普及,利用“掌上微健康 ”、“妈咪宝贝伴侣”两个微信公众号,还建了一个“健康管理预约诊疗群”,每天管理公众号,在群里回答朋友们提出的疑难问题,也为我聚拢起了一部分年轻人的资源。

行医二十多年来,有失也有得,有苦也有乐,我始终坚持以精准医疗、绿色疗法和实事求是为主的行医方法也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同,我连续多年被市、县各级部门评为先进工作者、优秀共产党员、优秀乡村医生等。2017年5月,我获得了临沂市最美乡村医生的荣誉称号,颁奖晚会上,我和爷爷、父亲一家三代同登领奖台,当我发言,说到爷爷今年95岁时,全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并且全体起立向我的爷爷致意,我觉得这就是大家对我们一家三代乡医最大的肯定和鼓励。

在全县,像我这样的乡村医生有1300多名,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员。我常想,有一天我也会跟爷爷、父亲一样慢慢老去,我也会有干不动的那一天,谁来接替我?我有一对双胞胎的儿子、女儿,今年都考上了医学类的学校。我相信,他们会接过我肩上的药箱,成为张家的第四代乡医,成为乡亲们又一代的健康守护使者。谢谢大家!

来源:市卫生计生委政法宣传科